您的位置: 广东在线 > 资讯动态 > 正文

省广集团董事长被限制高消费成“老赖”,因涉子公司违规经营

2020-08-31 13:56 [来源]:网络 作者:网络

  2020年8月26日,因涉子公司中懋(广州)广告有限公司(“中懋公司”)拒不履行人民法院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长宁法院”)在(2020)沪0105执恢535号强制执行案件中,根据有关法律规定,对中懋公司相关责任人发布了《限制消费令》。其中,省广集团系中懋公司的母公司,省广集团董事长陈钿隆被长宁法院一同限制高消费,不得实施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须的消费行为。

  省广股份董事长陈钿隆收到限高令后,法院要求陈钿隆乘坐交通工具时,不能选择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不得在星级以上宾馆、酒店、夜总会、高尔夫球场等场所进行高消费;不能财买不动产或者新建、扩建、高档装修房屋;不得租赁高档写字楼、宾馆、公寓等场所办公;不能购买非经营必需车辆;不能旅游、度假;子女不能就读高收费私立学校;不得支付高额保费购买保险理财产品;不能有在其他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高消费行为。如违反限制消费令,法院可依法予以罚款、拘留;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子公司中懋公司公司涉多起强制执行案件,公司治理不规范,国资监管失位

  根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中国裁判文书网、人民法院公告网信息,中懋公司自2017年起至今,涉及众多重大诉讼纠纷案件,其中既有已进入强制执行程序但至今无法执行的案件,亦有仍未审结的重大未决诉讼。目前,有超过60起强制执行案未能执结,执行金额总额将近1亿。

  中懋公司系广东省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下属四级企业,系上市公司省广集团的子公司(大股东)。在经营过程中,中懋公司作为国企,拖欠供应商货款的行为屡屡发生,严重违反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国有企业不拖欠中小企业企业账款的精神和要求,国资委未依法履行职责,要求省广集团和中懋公司未开展任何清欠工作。上市公司省广集团作为中懋公司的母公司,未规范中懋公司的公司治理,放任中懋公司违规经营活动,损害广大供应商中小企业的债权,未如实对外披露子公司的债务危机,涉嫌违反信披义务。

  中懋公司财务报表存疑,隐瞒实际资产和债务情况

  中懋公司陷入沉重债务危机后,在省广集团统一制作的2017年、2018年《财务审计报告》,均能显示其账面资产大于负债,审计报告中疑点重重:

  (1)关于应收账款的审计结果为账面余额 3.34亿元,账面价值3.09亿元。该些应收帐款仅按“单项金额重大并单项集体坏账准备的应收账款”“按信用风险特征组合集体坏账准备的应收账款”(3.33亿)“单项金额虽不重大但单项计提坏账准备的应收账款”的列别进行简单列示,未披露具体项目,导致报告使用人无法核实其真实性。

  (2)财务报表附注关于应付账款的记载明显失实。例如,本案所涉应付账款,以及中懋公司对厦门广播电视广告有限公司、天津信驰广告有限公司、哈尔滨市希望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的大额应付账款均业经法院作出生效判决确定其付款义务,部分案件已进入强制执行程序(且其中部分案件已因无可供执行的财产而终结本次执行程序),而财务报表附注却记载该些应付账款均“未到付款期”,显然与事实不符。

  (3)财务报表附注“十、承诺及或有事项”陈述“截至2018年12月31日,本公司不存在应披露的重大未决诉讼、对外担保等或有事项”;在“十一、资产负债表日后事项”陈述“截至2019年3月22日,本公司不存在应披露的资产负债表日后事项”。根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中国裁判文书网、人民法院公告网信息,中懋公司自2017年起至今,涉及众多重大诉讼纠纷案件,其中既有已进入强制执行程序但至今无法执行的案件,亦有仍未审结的重大未决诉讼。因中懋公司长期以来面临的经营困难和不断恶化的债务危机,本年度以来中懋公司涉及的诉讼案件数量亦呈不断上升的趋势。根据《企业会计准则-或有事项》第9条、第12条规定,企业应在会计附表中披露未决诉讼、仲裁形成的或有负债或该未决诉讼、仲裁的形成原因。然而,在会计附表中,中懋公司既未披露其涉及的未决诉讼、仲裁事项,亦未披露该等事项的形成原因,明显违反《企业会计准则》的规定,违反中国注册会计师审计准则和职业道德守则,导致《2018年度审计报告》存在重大瑕疵,以及被认定为不实报告的可能性。

  省广股份出具的2018年度《审计报告》,不能公允反映中懋公司的财务状况和经营状况,存在虚假记载和重大遗漏,其记载的资产状况极有可能与实际状况不符,在未查明中懋公司真实资产状况的情形下,却认定中懋公司“资产大于负债”。

  中懋公司公司涉嫌参与上海涛略公司实施犯罪行为,多个责任人已被刑事处罚

  根据公开的裁判文书显示,在诸某签订、履行合同失职一审刑事判决书(2018)沪0109刑初808号,被告人诸某于2014年至2017年期间,作为国有企业上海广装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具体负责上海广装与上海涛略广告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涛略公司)、广州中懋广告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懋公司)、凯帝珂广告(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帝珂公司)等公司签订、履行广告投放合同过程中,严重违反公司合同管理规章制度,盲目轻信,未对涛略公司、中懋公司、凯帝珂等公司信誉情况、履约能力等尽职调查,未认真审查合同条款,未核实广告投放业务真实性,未对公司巨额风险敞口采取必要风险控制措施;在公司内部审计发现问题时,未按审计要求予以整改。上述严重失职行为导致上海广装被涛略公司骗取资金,造成国家利益损失人民币188,829,544.10元。

  2018年7月30日,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以上海涛略公司、陈华等人涉嫌合同诈骗罪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中懋公司基本账户(交通银行4411 6982 2012 0150 15564),因涉嫌上海涛略公司、陈华等人涉嫌合同诈骗罪,上海市公安局经侦大队2017年1月10日查封,金额无上限;

  债权人申请中懋公司破产清算被广州两级法院无理驳回,法院拒绝受理中懋公司破产

  根据公开的裁判文书显示,债权人远誉广告(上海)有限公司在终本执行后,曾于2018年11月向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以中懋公司存在《破产法解释一》第四条列举情形之——“经人民法院强制执行,无法清偿债务”为由,申请对中懋公司破产清算。

  但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于2019年3月27日作出(2019)粤0104破申2号一审民事裁定,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6月5日作出(2019)粤01破终15号二审民事裁定,均不予受理中懋公司破产清算。

  一审和二审裁定均认定中懋公司不存在“明显缺乏清偿能力”的情形,认为中懋公司“资可抵债”。一审裁定认为,中懋公司提供的《2017年度审计报告》显示中懋公司的应收账款及资产远远大于负债。故从现有证据来看,尚不足以证实中懋公司已达到资不抵债、不具备清偿能力的事实。而二审裁定认为,中懋公司提供的《2018年度审计报告》显示中懋公司的资产远大于负债,不存在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的情形。

  一审和二审裁定在中懋公司“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事实认定标准上,严重违反以下《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一)》(下称“《破产法解释一》”)第四条之规定。

  远誉广告公司不服一、二审裁定,申请再审。2019年8月20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远誉广告公司的再审申请。

  据此,广东省内三级人民法院在中懋公司在丧失清偿能力符合破产受理条件后,均拒绝债权人申请破产清算的请求,损害了债权人利益,使得中懋公司继续冠冕堂皇的欠债不还。

  中懋公司的巨额欠款已经严重影响到远誉公司的正常运转,远誉公司向广东省内三级法院提出中懋公司破产清算的申请,均被驳回。实属无奈下,远誉公司向长宁法院申请对中懋公司实际控制人上市公司省广集团董事长陈钿隆发布限制消费令,要求中懋公司尽快清偿债务,解燃眉之急。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