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广东在线 > 中山 > 正文

广州番禺国有土地开私人会所 神秘车每天进出

2014-11-24 11:40 [来源]:未知 作者:danny

  省纪委曝光七起作风暗访问题 要求驰而不息正风肃纪

  中山民众镇沙仔综合化工集聚区恶臭黑水直排珠江

  环保局称:“找不到源头,我们正在了解”

  中山市民众镇沙仔综合化工集聚区,从外表来看,园区规整、厂房也显得十分现代化。但是走入园区,就能闻到一股股怪味。暗访人员发现,这里有许多的工厂都架起了烟囱,有的冒白烟,有的冒黑烟。

  民众镇的居民告诉暗访人员,在这里除了空气被严重污染,废水污染更是不堪入目。暗访人员跟随居民进行调查发现,化工厂排出的污水流到了路上,以至于路面长期不能通行。

  在当地居民的带领下,暗访人员又来到珠江边,河边上一个泵站正将一个池子里又黑又臭的废水直接排入珠江,被排到珠江里的水已经将周边江水全部染黑,而江的对面就是广州的万顷沙。

  据称,像这种直接将废水排往珠江的出水口起码有十几个。最让附近居民烦恼的是,这么多污水口,却根本找不到废水的源头。中山市民众镇居民说,污水全部都是从化工厂排出来的,流到珠江,根本没有经过处理,但是查不出到底哪个管子是哪家工厂排的,投诉了十几年都没有用。

  暗访人员试图从当地环保部门找到答案。当地环保部门相关负责人跟随暗访人员来到其中一个污水排放口了解情况。中山市环保局民众分局股长郭某同说:“我也看到有污水排出,但是找不到源头,出水量(这么大)的问题我们也正在了解。”

  当暗访人员回到广州后,当地镇政府给暗访人员发来了一份电子邮件。他们认为,污水污染河面问题是事实存在的,其原因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生活污水收集及处理设施建设滞后。二是园区内部分企业违法偷排工业废水至市政管网。三是工业污水管网经多年使用后会下陷、错位、开裂,导致工业废水溢流、渗漏到市政管网。

  开平沙塘镇丽新村被污染十余年群众投诉无果

  河水种出的稻谷,农民自己吃了都不放心

  开平市沙塘镇丽新村,群山环绕,村内3000多亩稻田连绵成片,一派田园风光。然而,走进该村,时不时就会闻到一股怪异的味道。

  村民告诉暗访人员,怪味来自隔壁月山镇的几家炼铜厂、红砖厂和垃圾焚烧场。在村民的带领下,暗访人员来到了月山镇一个叫做泥桥田场的地方,只见一条巨型烟囱正在冒着大量的白色烟尘,遮天蔽日,将附近的山头几乎全面覆盖,周边灰蒙蒙一片。丽新村一位村民说:“这个烟好厉害,闻这个气味,头都晕,关门关窗都不行。”

  暗访人员看到,在这个烟囱的旁边还有另外一条烟囱,正在冒出大量土黄色的废气,滚滚而上,触目惊心。再往旁边一看,一个大型实心红砖厂的大型烟囱也在向外大量地排放废气。丽新村委一位村民说:“下雨天前,烟雾遮天避日,走在路上甚至看不见走的路。”该村上万人口就这样成了这些工厂最为直接的受害者。该村村民还反映,除了废气污染,村子里唯一一条河流的水质也被周边的铜厂污染。

  据了解,产生废气的炼铜厂一共有三家,建在这里已经十几年。十几年里,当地群众多次投诉,当地环保部门也说整改过,但整改后污染依旧严重。

  在占地至少上万平方米的月山镇大岗同丰新型建材厂。工人说,他们烧砖采的泥主要来自旁边的山头。而暗访人员看到,这座山已经快被削平。

  村民称,除了这几家铜厂与红砖厂污染环境外,附近还有一个大型垃圾焚烧场,产生的废气与废水对他们的影响也很大。随后,暗访人员跟随村民来到一个叫狮子头山的地方,看到惊人的一幕:整个山坳都已被垃圾填没,部分垃圾正在燃烧,浓烟遮盖了几座山头,山坳里苍蝇飞舞,散发的臭味令人恶心。据悉,该垃圾场已经运作了三年多的时间,污染很大。

  对此,开平市环境保护局监察大队队长廖耀宗说,近两年来对几家铜厂进行过整治,但是由于地处偏远,当地生产工艺又比较落后,污染的问题一直无法根治。开平市环境保护局有关负责人告诉暗访人员,三家炼铜厂都办理过环保许可证,而红砖厂则是无照生产,只要管得松一点,该厂就死灰复燃。

  对于垃圾焚烧场,开平市环境保护局有关负责人称,污染的确厉害,但单独靠环保部门解决不了该问题。

  近期,暗访组接到群众举报称,惠州市惠城区江北街道水北新村的社区干部、居民代表、党员过百人公费外出旅游。为了解举报是否属实,暗访组来到水北新村。

  水北社区位于惠州大道与期湖塘路交界处,是一个大型的现代化社区。进入社区,暗访组随机向社区居民了解情况。有社区居民说:“大家都知道他们是旅游了,但是都闷在心里不敢说。”社区居民称,为了掩人耳目,社区干部要求参与人员对外宣称是“外出考察”。

  经过反复调查,初步证实,今年的8月1日、8月6日和9月20日,水北社区干部、居民代表、普通党员近百人,分3批乘坐火车前往河南兰考参观焦裕禄教育基地,并趁机游览了中原地区的一些景区。初略估计,近百人的车费、住宿费、餐费和门票费等大约花了集体资金二三十万元。

  对于社区这种花钱方式,多位社区居民表达了内心的不满。他们说,水北社区位置优越,地处惠州市市中心,近十年来,在迈向城市化发展的过程中,积累了不少财富,仅新村楼下的档口,总面积超过一万平方米,一年下来就有几百万的收入分红。但是,他们2004年住进这里至今,却没有分到本应属于他们的钱。

  10月22日上午,暗访组找到了水北社区居民委员会书记郭伟亭。郭伟亭承认,他们去了兰考、洛阳、开封等地,与教育基地参观并顺道看一下中原文化。他还承认,三次外出,用的是经济联合社的钱,且不觉有什么不妥。“我支部觉得很有必要大家都去学习,随着我的经济效益发展,我可能以后要坐‘穿梭机’去呢!”他说。

  针对社区的收益使用问题,这位书记称,他们收支做了公示,详情就没法透露。

  此问题经暗访曝光后,惠州市和惠城区两级纪委迅速组织调查处理,已对支部书记郭伟亭停职调查处理,对其他支部委员给予相应党纪政纪处分,对江北街道有关负责人启动问责程序,并追回了全部21万元旅游款项。

  恩平工商部门业务不精查询设卡

  办理人多次追问、四处找人3小时才得办成

  朱先生是恩平市某矿业公司股东,因需要,来恩平市工商局调取相关企业资料。暗访组决定跟随朱先生体验一下办理过程,发现朱先生办得十分艰难。

  在恩平市工商局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大厅,朱先生填写资料,申请公开他们公司的《章程修正案》、《股权转让合同》以及相应的《股东会决议》。

  工作人员说:“查股东档案和资料,需要公司出具委托书。”朱先生争辩称工商局有其照片、手印和签字,作为股东查阅调取本公司资料属正当。工作人员争辩不过,说:“先等一下。”

  期间,还有其他市民进来办理业务,但是这个偌大的办公室,却只有一位工作人员在办公。令人不解的是,这位工作人员每给一位市民办事,都要跑往里边的办公室向领导打一番电话咨询。在其他市民办事完毕之后,这位没穿工作服的办事员,还是迟迟没有给出答复。

  一个多小时之后,这位工作人员在向领导电话请示和向同事请教之后,拿出了所谓的依据——《广东省工商行政管理业务档案管理暂行办法》第二十四条。但又被朱先生否定。

  面对朱先生的质疑,这位工作人员没法解释,就进入了里边的办公室。过了半个小时左右,一位身穿制服,工号为“广东J07142”的工作人员走了出来。该工作人员说:“你查的这个,我没办法给你查,不属于公开的范围,你认为我们哪个地方应该公开没公开,或者是你认为哪个途径能解决你的问题,你就向哪个途径解决!”其后,这位工作人员又说:“你难为了我们的同事了,你知道吧!”

  查询无果的情况下,朱先生向江门市工商局反映。经过一番沟通,这位穿制服的工作人员同意了查询,而朱先生整个过程经历了三个多小时。

  番禺国有土地开设私人会所

  老板称土地开发中心会所吃喝曾月消费过万

  接群众举报,广州番禺桥南街道陈涌村一家名叫“QQ农庄”的私人会所,从来不对外开放,但每天都有神秘车辆进进出出。农庄人员称,这家私人会所是租区土地开发中心的地办的。

  10月24号晚上7点40,暗访组开车找到这里,其中一间房灯火通明,一桌10来个人正在吃喝。一位老板模样的人走了出来询问,说这里是私人会所,不随便招待外人。

  由于暗访组之前了解了番禺区国土部门的领导姓名,看到这种情况,便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报出了某负责人的名字。见此状,老板摸样的人开始堆起笑脸说:“对对,我们和他很熟,”并招呼暗访人员进房点菜。会所服务员还透露,会所并非番禺国土局的饭堂,而是租用了国土局的地。

  负责安排吃喝的阿岭说:“今天你们吃的是家常菜,要想吃更好的,这里也有,比如蛇、野生水鱼,还有野味。”闲聊中,阿岭透露,番禺区土地开发中心的工作人员经常过来吃喝,“都是吃蛇、海参那些咯!只要你想吃,提前打电话来预订,更高级菜肴都没问题。”

  阿岭一直以为暗访组人员是番禺区土地中心的工作人员,是“强哥”的朋友。阿岭说,番禺区土地中心的工作人员以前是这里的常客,去年多点。

  几日后,暗访人员来到番禺区土地开发中心,确认果然“强哥”确有其人。

  番禺区纪委知悉此情况后,立即组织力量进行查处,责成有关部门立即关停违规经营的“QQ农庄”,已对3名责任人立案调查;同时,区委发文要求全区各单位进一步深入排查,严防类似问题再次发生。

  汕头澄海东门居委会小孩入户难上难

  居委会负责人称拿农民的钱不服务城镇居民

  汕头市澄海区凤翔街道的群众小陈向暗访组反映,他的小孩刚出生,自家购买并拥有产权的房子就位于东门居委会隔壁,想让小孩以该房地址入户,可居委会第一次要办户主落户手续,第二次又说要一万元钱,现在干脆不给他开接收证明。而据凤翔派出所说,居委会的接收证明是办理其他手续的前提。

  日前,暗访组与小陈一同前往东门居委会了解情况。当负责户籍管理的工作人员听说是来办理入户业务的,直接就拒了。

  在办公室,小陈见到了该居委会的负责人,他的态度很明确,不给办!

  对于为什么卡住入户业务不给办理,该负责人给出了理由。东门居委会负责人说:“我们居委会主要服务农业户口居民,没有义务去承担城镇居民的工作,特别是外来居民的问题。因为我们这里的日常费用全部都是农民给的,政府都没有下拨经费给我们,其他居委的经费是政府负担的,他们会去做,可我们没有这个义务。”之后该负责人又说了一大堆手续。

  真的是没办法办理吗?随后,暗访组跟随投诉人一起来到了凤翔街道办事处,负责人口计生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暗访组,只要父母户口都在本街道,办理小孩入户并没有其它附加条件,只要居委会开个接收证明即可。派出所对外服务窗口工作人员也说,只要有居委会的接收证明,其他手续很快就能办完。

  潮安东凤镇经济服务中心违规收取企业“咨询服务费”

  近400家企业讨价还价每年每家被强收数百至上千元

  潮州市潮安区的一些企业反映,东凤镇经济服务中心每年向企业征收“咨询服务费”,每年数百至上千元。此事到底是否属实,暗访组进行了调查。

  东凤镇一位企业老板说:“咨询服务费说是企业的管理费,镇政府专门出台的文件,他们一开口就要收三千元或者两千元,但如果我们讨价还价的话就可以少一点。”

  这位企业老板向暗访组出示了几份收费单据,有六百元的,也有两千元的,项目为“咨询服务费”,收费单位为“潮州市潮安区东凤镇经济发展服务中心”。至于提供了哪些服务,部分企业主也是一头雾水,只知道每年都要根据企业规模交这笔钱。

  东凤镇一位企业老板说:“没有服务啊,比如说我们企业的证件到期了都不知道该怎么去办。”

  暗访组来到东凤镇经济发展服务中心了解情况,工作人员承认确实有这一项收费,并承认是东凤镇要求的一项收费。

  暗访组了解到,目前省物价部门并未核准过此类收费。东凤镇经济服务中心为镇属企业编制,负责政府和企业的联系和服务工作,一直以来该中心的各项支出需自筹资金解决。该中心负责人说,收取企业“咨询服务费”仅为解决机构正常运作的各项开支,并非乱收费。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