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广东在线 > 新闻中心 > 正文

拟建集采第三方交易平台 广东改革药品集中招标制度

2013-01-25 15:29 [来源]:未知 作者:aizhan

1月15日,广东省卫生工作会议传出消息,广东拟改革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制度,探索建立第三方医药全流程电子交易公共服务平台。

  据悉,在会上,广东省副省长林少春谈到目前的药品集中招标制度时直言,现在由政府组织去招投标,大家都不满意。“医生不满意,药商不满意,各级领导也不满意,吃力不讨好,所以现在要改变由政府直接组织招商的模式,变成由政府来制定规定、提出要求,然后建立一套机制,由第三方交易平台来交易。”

  广东省卫生厅厅长姚志彬表示,现行药品招标制度不仅多方不满意,而且不断出事,一出事各方又推脱责任。“以后就不搞招标了,建立一个平台,让医疗机构和医药企业自己去竞价交易。”

  主管药品采购的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陈祝生也表示,2006年广东开始实行药品集中招标、阳光采购制度,这在当时是必要的。但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此做法已经过时。陈祝生透露了广东省探索建立政府主导与市场机制相结合的第三方医药电子交易平台基本设想,即由政府制定一个“天花板价”,允许在该价格内的有资质的企业进入平台进行竞争,类似于现在的股票市场,买方卖方,双方出价。

  众所周知,药品招标采购制度建立的初衷是规范药品购销行为,纠正医药购销领域的不正之风,通过集中采购,降低采购成本。但在具体实施过程中,一些深层次问题随之浮出水面,如权力寻租、中标价虚高与超低现象同时并存,药品购销领域中的不正之风并未得到有效遏制。以广东省为例,就在广东省卫生工作会议召开前两天,央视焦点访谈栏目就曝光了高州市人民医院的“回扣门”;在更早的2006年,广东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按广东省医疗机构药品集中招标中心的规定,采购了在广东省药品招标中独家中标的由齐二药生产的亮菌甲素注射液,曝出十多例注射该药品后患者死亡的“齐二药”假药事件。“药品采购中政府参与太多,行政手段太多,导致诸多方面不满意,需要寻找新的出路。”陈祝生说,“改革后最大的不同是,政府将转变职能,不再参与医药采购过程,而以监管为主。”

  第三方交易平台

  尽管广东省拟建立的第三方电子交易平台还只是在考虑当中,但业内人士预测,该平台极有可能类似于目前重庆正推行的“药交所模式”。

  2010年3月,重庆市政府批准组建了全国首家药品交易所,探索建立药品采购供应保障新机制。2010年底,重庆药交所正式开业。开业当天总成交115.4万元,成交价与最高零售价相比下降44.49%;临时零售价与最高零售价相比下降33.16%。

  2012年底,重庆药交所董事长刘高清在本报与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联合举办的论坛上表示,经过一年多时间的交易实践,重庆药交所实现了基本药物、非基本药物、医用耗材三大类别产品4万个品规的综合电子交易。在电子挂牌交易方式下,大型医疗机构或者以区县为单位的采购会员联合体与药企双方直接交易,促进了医药流通环节的扁平化,减少了药品购销中人为操作的主观因素,降低了企业的交易成本;由于实行交易限价制度,建立起开放竞争机制,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药价虚高。统计显示,重庆药交所基本药物、非基本药物交易价格与医疗机构过去实际采购价格相比下降近3成,医用耗材价格下降超过10%。

  目前,重庆药交所注册会员已超过1万家,国内外近5000家医药企业挂牌销售,重庆市公立医疗卫生机构以及高校、大型厂矿医院已全部进入平台采购,有4000多家医保定点民营医疗机构、诊所、药店已注册为药交所会员,逐步启动交易。

  对于广东省拟采用第三方交易平台进行药品交易一事,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会长于明德表示:“是件好事,大方向是对的。”他指出,第三方交易平台的建立意味着政府将药品采购自主权还给了医院。“政府只是搭建了一个服务平台,至于招什么采什么、买什么卖什么、多少钱买多少药,都交由交易双方自行协商。这样做完全符合党的十八大精神——政府简政放权。此外,交易价格的公开也有利于实现群众监督。”

  一位企业人士认为,按照广东省目前的设想,只要是在政府限价之下,有资质的医药企业都可进入平台与医疗机构进行交易,“此举将吸引全国各地医药企业进入,打破传统招标采购中的地方保护主义,有实力的企业将进一步争夺市场,地方小企业会受到冲击,有利于推动行业整合。”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