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广东在线 > 健康 > 正文

卫生院推100元“治病全包” 涉骗医疗补偿金

2012-12-26 11:24 [来源]:药品屋 作者:aizhan

 

李永魁花100元瞧病,自认得到了实惠
 
 
 
看病不花钱反而能挣钱?
 
知情者爆料称,邯郸魏县一乡卫生院涉嫌骗取国家医疗补偿金
 
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简称“新农合”)本是为了解决看病贵难题,减轻患者负担的一项利民措施,可是在邯郸市魏县院堡卫生院,新农合却成为某些人牟利的工具。该卫生院利用虚报患者住院费用甚至“挂空床”的方法,骗取国家医疗补偿金。为了吸引患者,卫生院推出100元医疗费全包的规定,大肆套取医疗补偿金。甚至出现看病不但不花钱,反而挣钱的怪现象。
 
日前,记者深入魏县对此进行调查。
 
31岁的王莉是邯郸市魏县院堡乡陶三家村人,2008年5月底因阑尾炎病发住进院堡卫生院。经过15天的治疗,王莉病愈出院,随后拿到不到600元的农村合作医疗报销款。
 
“我先住院输液7天,病情没有得到控制,便动了手术。医生说术后7天便可以出院,为了恢复更好点儿我多输了一天液。因此,我住院一共15天。”事隔2年后,王莉回忆说,住院15天的医疗费用是1200余元,出院后她拿到了不到600元的医疗补偿金。
 
但是,根据记者在魏县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管理中心(以下简称合管中心)调取的2008年农村合作医疗报销清单显示,王莉于2008年5月30日至2008年6月18日因阑尾疾病住院,发生总费用为1738.10元,适合补偿的费用为1625.50元。王莉于2008年6月20日,领取了1220.40元的补偿款。
 
然而,在王莉的合作医疗本上,记者并未看到关于王莉报销的记录。王莉表示,她不明白为何自己一共花了1200余元,报销清单上却显示是1738.10元。“报销的钱跟我实际花费的钱差不多,这是怎么回事?”
 
药价50元 医院上报150元
 
院堡乡某村医生张伟(化名)道出了其中的秘密。2007年6月,张伟的女儿发烧住院,每天用药的费用在50元左右,而医院收费处告诉他女儿每天的花费为152元。
 
张伟介绍,每天使用的药品为果糖1支、清开灵3支、头孢他啶粉剂2支、VC、盐水1瓶、葡萄糖2袋、沐舒坦2支。因为他是医生,每天把药领回家给女儿输液。这些药品的价格为50余元,而收费处称每天医院上报的费用为150余元。
 
“当时果糖不在报销药品范围,医院改成了甘油果糖,骗取了医疗补助。另外,我女儿不住院,但医院以住院上报,每天可得到七八元的床位补贴。”张伟说。
 
“我一共领了近10天的药,其实女儿的病输液一周也就好了。我把领来的药卖给了得病的村民。医院多报医药费、虚报患者住院天数,骗取国家的医疗补偿金。”张伟说,卫生院究竟在他女儿身上骗了多少医疗补偿金,他不得而知。
 
知情者爆料 “新政”让医院人满为患
 
据曾在院堡卫生院工作的郭超(化名)介绍,院堡卫生院2007年以前很不景气,每天只有七八个病人。这种状况在新院长上任后得到改变。
 
2007年4月,郭书芬当上院堡卫生院院长。6月份,郭书芬推出一项新政——医生入村为村民体检。“当时我们去了四五个村,用村喇叭广播、散发传单,为村民体检。”郭超说。
 
院堡卫生院入村体检的事情,得到了陶三家、马丰头等村村民的证实。院堡乡有12个自然村,经过村民传播,这项政策很快起到了作用。“没多久,医院当时有22个床位,每天入院看病的有四五十人,多的时候村民输液的地方都没有。”郭超说。
 
入村体检,只是帮助村民查清了病情,而高昂的医疗费让一些村民却步。当地村民不少人查出血脂稠,而一个疗程7天,五六百元的医疗费用让一些尚未发病、只是预防阶段的村民不愿入院输液。院堡卫生院随后推出的100元医疗费全包,才让村民大胆地迈进了医院大门。
 
只需100元 患者治病全包
 
据了解,100元是农村合作医疗乡级卫生院的“起付线”,只有花费100元以上才能得到医疗补助。
 
陶三家村村民李永魁和爱人王香玲均查出血脂稠。据李永魁介绍,2008年7月,他和爱人到院堡卫生院治疗。“只需要交100元,就可以输一个疗程7天的液体。当时我们俩交了230元,30元是检查费。和医院协商后,我输了17天,爱人输了12天。我们没有再另外交钱。”
 
据李永魁回忆,当时享受这项“优惠政策”的还有另外四五名村民。“别的村的也有,正常得花五六百元,现在就花一百块钱,很多预防脑梗的人都去输液了。”
 
院方为何做这种“折本生意”,李永魁却不得而知。2008年合管中心报销清单上显示,2008年7月17日至2008年8月7日,李永魁因糖尿病入院22天,发生费用为2496.70元,补偿发生费用为2478.80元。2008年8月10日,李永魁领取了1903.40元的医疗补偿金。李永魁的爱人王香玲,领取了1008.72元。
 
“咱看病省了钱,咋还能找医院领钱?我们不知道他们领了多少,我们也不管他们领多少。”李永魁说。
 
2009年4月30日,为了巩固病情,李永魁再次以100元全包的形式到院堡卫生院输液。报销金额为1174.72元。另据了解,2010年仍有病人享受着这项“优惠政策”。
 
“挂空床”让患者看病挣钱
 
100元包干的制度让院堡乡村民“获益匪浅”,更让院堡卫生院得到了“实惠”。但这和看病挣钱的患者比起来只是“小恩小惠”http://www.yaopinwu.com/。
 
“挂空床”或“空挂”是指病人不去卫生院治疗,而只是将合作医疗本、身份证、户口本放到医院,骗取国家的医疗补偿金的行为。而这种情况,一般发生在医院“自己人”身上。
 
郭超将其父亲的合作医疗本、身份证、户口本,放到医院进行“挂空床”。“挂了多少天我忘了,反正最后我们拿到2100元。”郭超说。
 
郭超的姐夫张某,因血脂稠预防脑梗于2008年4、5月份到院堡卫生院治疗。住院6天,实际花费720元,但出院后领取了830余元的补偿金。“住院不但不花钱,还挣了100多元。”
 
而据郭超的姐姐称,其实他们家并没有参加新农合,而是使用她爱人哥哥的合作医疗本报销的补偿金。
 
刘书芳的哥哥家住邯郸市,2009年到她们家串亲戚时得了病,使用刘书芳家的医疗本到院堡卫生院看病,出院后也领到了补偿金。据当地人称,只要有这个本(合作医疗本),不管是谁都能报销。
 
6月2日,记者进入院堡卫生院。副院长张书俊接受记者采访时称院长郭书芬不在。当记者提出通过微机查看当日住院患者人数时,张书俊称合管员赵亚江请假了,手机关机无法获知微机密码。
 
患者出院结算微机显示,当日该院共6人住院,4人参合。记者在病房找到了其中3人,未见到患者李文光。记者找到李文光的病历,显示李文光5月27日入院,28日已出院。根据规定,患者出院即报,为何患者已出院,而微机却仍显示其在院?对此,张书俊未作出解释。 本内容来自:www.yaopinwu.com 药品查询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