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广东在线 > 佛山 > 正文

两个悲剧男和一种新毒品引发的血案

2012-06-01 09:00 [来源]:www.020xinwen 作者:leovesc

广东在线

新快报讯美国佛罗里达州迈阿密上周末发生的裸男啃食流浪汉面部的“食脸”事件,因在互联网上被对丧尸片耳熟能详的网友与影迷热议而发酵,为全世界媒体所关注。

随着调查的进行以及“食脸男”与受害人身份的曝光,事件在人们中的印象逐渐由“丧尸毁灭世界的开始?”向“恐怖新式毒品毁了两个可怜人”演变。

美国媒体拼凑起来的“食脸男”(左)形象像是一个回头是岸的浪子,可惜他的自我改造进程随着“食脸”事件戛然而止;受害的流浪汉(右)居然曾是一个英俊有为的少年,却在30年前就离奇沦落街头,家人甚至以为他早就自杀了。

他就是“食脸男”——

女友:他《圣经》从不离手前妻:离婚只因他变得暴戾

尽管警方怀疑“食脸男”——31岁的鲁迪·尤金吸食毒品且有暴力倾向,但他的家人朋友却力证他平日是个“好好先生”。尤金的女友透露,她最后一次与尤金见面就是在“食脸”事件发生当天早上,尤金与她温柔吻别,手中拿着《圣经》的他柔情似水地对女友说:“我爱你。”

“我爱你,我会回来的”

据《迈阿密先驱报》报道,尤金的女友拒绝透露自己的真实姓名,据她回忆,当地时间5月26日上午5时30分许,尤金将她叫醒,称自己要出去见一个朋友,她当时有点奇怪尤金为何反常这么早出去,但并没有在意。一个小时后,尤金又给她打了电话。

“他打电话来说,他的车子坏了。他说,‘我会回家,不过可能会有点儿迟回来。’然后他又说,‘我爱你,我会回来的。’”这是尤金对女友说的最后一句话。

尤金的女友说,之后她多次打电话给尤金,尤金都没有答复,她感觉不对,于是出门寻找男友,却一无所获。

晚上,她回到家,在电视上看到了有关“食脸”事件的报道,“我当时心想,‘天哪,这真是太疯狂了。’但我没认出那个人就是鲁迪。”

直至周一,收到尤金死讯的她与男友的家人见面后,才知道所谓的迈阿密“食脸男”就是自己失踪的男友鲁迪·尤金。

她坚称,尤金除了大麻外从未吸食过任何强效毒品,他生前甚至正在戒除大麻。她认为,是男友被人下药或诅咒了。“那不是他,就算那是他的肉体,也不会是他的灵魂。”她坚持说,尤金是个虔诚的信徒,“他无论到哪里都带着他的《圣经》”。

尤金的母亲露丝·查尔斯辩称儿子是清白的。“人人都说他是丧尸,他才不是丧尸,他是我的儿子。”查尔斯对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说。

他的另一面“非常好斗”

据悉,尤金的父母是海地移民,他本人在迈阿密海滩长大。他曾是一名足球队员,2005年还结了婚,不过两年后就离婚了。

《迈阿密先驱报》获取了这份离婚档案,发现尤金并没有收入。“我不会说他精神上有毛病,”尤金的前妻珍妮·杜克坦特对WPLG电视台说,“但他总是觉得别人在针对他。”杜克坦特称,他们离婚的原因是尤金对她越来越粗暴。

而来自佛罗里达执法部门的资料显示,尤金曾因斗殴、擅闯民宅乃至吸食大麻等被捕。2004年,他还因威胁要杀了自己的母亲而被捕。

“他不肯合作,非常好斗。”逮捕过尤金的警察麦克·伯恩斯回忆,“他会直直地瞪着你,完全不理会警方的命令。”为此,尤金也因多次拒捕而成为迈阿密最早一批尝到警用电击枪滋味的被捕者。

他是受害流浪汉——

家人:“我们以为他早就死了”

而受害人——65岁的流浪汉罗纳德·珀坡至今仍在杰克逊纪念医院留医且尚未脱离危险,珀坡的姐姐安托伊内特称,与家人决裂的弟弟多年前就已经“死了”,但她仍为弟弟的重伤感到悲伤不已。

安托伊内特接受了美国哥伦比亚公司(CBS)的采访,她表示,自己震惊的不仅是“食脸”事件的受害人是自己的亲弟弟,更震惊的是多年前就与家庭决裂的弟弟居然还活着。

“我真的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事,”安托伊内特说,“我们以为他早就死了。”珀坡在佛罗里达州的街头当了30年的流浪汉,他很早就与家人断了联系,而家里人都以为他多年前就自杀了。

据安托伊内特披露,珀坡曾经在纽约一家名校就读,成绩相当地好。《纽约每日新闻》刊登了一张珀坡当年的毕业照,照片上的他眉清目秀,长相十分英俊。毕业后,珀坡曾在一家中学指导办公室工作。

《迈阿密先驱报》报道,珀坡的流浪史至少从1983年就开始了,从1978年至今,他至少被捕24次,从公开饮酒、擅闯民宅到入室盗窃、袭击他人、拒捕的大小罪行都有。

那一天

他扑向正在睡觉的流浪汉没有一辆车敢停下来阻止

据《迈阿密先驱报》报道,事发前,珀坡正待在高速公路边一座安全岛北面的一个公共休息室外,距离尤金弃车的地方不远,步行只需几分钟。

从“食脸”事件的视频上看,珀坡遇袭后神志仍是清醒的,警察和救护人员救治他时,他的手臂还在动。救护人员简单处理了他脸上的伤口后,将他抬上担架,送上救护车时,他还挣扎着想起来,拼命挥舞手臂,人们不得不将他捆在了担架上。

警方把尤金狂性大发前的行踪像拼图一样拼凑在一起。他们认为,尤金在回家前,前去参加了周末迈阿密海滩上的派对,之后车子坏了,他冒着32℃的高温步行回家。

当经过高速公路旁的堤道时,尤金失控了,他撕碎自己身上的衣服——警方在从沙滩至此处一路捡到他的衣服碎片与驾照——然后扑向第一个看到的流浪汉,也就是正在堤道边睡觉的珀坡。

尤金撕裂珀坡的衣服,殴打他,然后跨骑在他身上,开始撕咬其脸部。在旁边的高速公路上,数辆汽车与几名骑车人经过,发现了这骇人一幕,但无人敢停下阻止。监控录像显示,一辆经过现场的白色轿车一度放慢速度,但随即又加速离开。

迈阿密警方接到的第一个报警电话来自一名经过的摩托车手,他报称看见尤金发狂撕碎自己身上的衣服,举止反常。

一名经过附近的巡逻员也拨打了911报警电话,他还用扩音器喝令已经开始袭击珀坡的尤金住手。

过了一会儿,又有两名摩托车手、一名自行车手——也就是后来上了电视讲述“这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残忍、最可怕画面”的目击者拉里·维嘉接连报警。

在巡警乔斯·雷维拉将尤金击毙前约20分钟里,尤金啃食掉珀坡七成以上的面部肌肉。“他的脸到下巴胡须的位置都被吃掉了,”警察阿曼多·安圭拉描述道,“前额露出了骨头,鼻子、嘴巴都没有了。”面对警察的喝止,满嘴鲜血碎肉的尤金报之以嘶吼,遂被雷维拉连开数枪击倒,当场死亡。

医生说

这种叫“浴盐”的新毒品会让吸食者狂暴且强壮

警方相信,尤金行凶时正在一种名叫“浴盐”的强效毒品的影响下。不过相关毒物检测要几个星期后才会出结果。

杰克逊纪念医院的急诊室负责人对CBS说,最近一段时间,他们接诊了不少与这种“新型迷幻药”有关的病患。

保尔·亚当斯医生解释,吸食“浴盐”后,吸食者的体温会急剧升高,为此他们会急于摆脱身上的衣物,然后进入极端的精神狂乱中,并可能变得极富攻击性。在医院接诊过的病例中,也出现过咬人的吸食者,“他们暂时变得十分强壮”。

“我曾对付过一个150磅(约合68公斤)重的吸食者,在那种情况下你会以为他有250磅(约合113公斤)重。”亚当斯医生说,“最后是6个保安才将他制服。”

亚当斯医生对此感到忧心忡忡:“这种药很危险,不仅是对吸食者危险,对警察、消防人员、医护人员都存在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