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广东在线 > 揭阳 > 正文

[忠诚楷模]翁妹仔:摆渡人生 真情守护

2011-10-20 14:23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一个漂亮的转弯,渡船划开一波碧绿,艄公娴熟地捋动着横跨龙江两岸的麻绳,船轻盈地掠向对岸。短短几分钟后,渡船在对岸的老树下泊住,艄公站立在船头目送着人们离去,直挺的腰杆在晨光中透出一份坚毅……

  这个艄公全名翁妹仔,这一幕只是他40年渡船生活的一个剪影。从16岁拿起船篙以来,翁妹仔日复一日,一趟又一趟,以船为家维系着村民对外联系的纽带。冬去春来,夏逝秋至,木船变成了铁船,篙杆变成了麻绳,不变的是那份质朴的情怀和执着的坚守。

  在市第二届“感恩日”中,翁妹仔荣获“忠诚楷模”称号,受到市委、市政府的隆重表彰,这个奖是对翁妹仔数十年来任劳任怨、忠于职守、奉献人民的一种褒扬。消息传到大南山侨区,人们奔走相告,大家都认为老翁拿这个奖实至名归。而在此之前,他还获得过大南山侨区“龙江奉献奖”和“揭阳市劳动模范”。

  一人一船,龙江上筑移动桥

  谢湖村位于大南山侨区龙江河畔以北,全村158户共1000多位村民生活在这片2平方公里土地上,附近还有鲁阳村、内坑村等村落。然而,如绿带一般绕村而过的龙江河,却成了村民与外界联系的一条鸿沟,孩子们读书求学,村民们买菜上市、求医生子、外出办事等等,都必须渡河。谢湖村是纯农山村,经济较差,无力建桥。尽管河的上下游各有两座桥梁,但都与村子相距12公里左右,且通往桥的道路均是山间小路,崎岖难行。因此,渡船成为村民不可缺少的交通工具。但撑渡工作非常辛苦又有一定的危险性,没有人愿意承担这份工作,翁妹仔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毅然地扛下了这份苦活,并且一干就是40年。

  年近60岁的老翁,个头不高,脸色黝黑,看起来有点木讷。他1954年出生于惠来县惠城,年少时随下放农村的父母移民大南山侨区,由于家境贫寒,没读过多少书,13岁就进了生产队。16岁时,在生产队的安排下,他开始在农余扛起竹篙干起了摆渡活, 26岁时,他当起了全职摆渡工。从此,一人一船,翁妹仔默默地为群众搭建起了一座移动的桥梁,书写着一个平凡人的另类人生,守护着大山儿女的平安。

  风雨无阻,渡船为家四十年

  从此岸到彼岸,从日出到日落,周而复始,120多米的路程,老翁每天至少来回100趟以上。春节和清明节是两岸村民往来最多的时候,也是老翁最忙的时候,一天来回要渡200趟。龙眼、荔枝成熟的季节,他要一遍遍帮助果农们将水果送往彼岸。而难得的是,虽然龙江河水流湍急,但从老翁开始撑船到现在,40年间从未出过一起事故。

  行人过渡没有固定时间,老翁的生活因而也没有规律。无论寒冬腊月,还是酷暑炎阳,无论刮风下雨,还是夜半更深,大年三十歇不得,正月初一更歇不得,老翁不分白天黑夜地守候在渡船上,只要有人要过江,他随时出发。前年深秋的一天,凌晨3时,下湖村一村民突发心脏病,当时天正下着大雨,天气很冷。家属找到老翁,他二话不说,从被窝中爬起来,披起衣服,顶着寒风冷雨,把病人送到对岸,还帮忙把病人背上赶来的救护车上。送病人急救,送产妇上医院,送有急事的人外出……这样的突发事件,老翁已经记不清次数。

  盛夏酷暑,头上毒辣辣的太阳晃得人睁不开眼,船上的温度有40多度,拿水去泼,铁板嗞嗞嗞地冒着白烟;寒冬腊月,河上呼呼嘶吼的寒风似利刃,晚上船舱就如一个冰窖。但在村民们的记忆中,老翁很少“缺勤”,除非病了或者确实有事。“他几乎都不着家,就回来洗个澡,饭菜也由我送到船上去。”老翁的妻子张志凤比划着手说:“地里、家务、小孩、送饭,就我一个人。他以船为家,跟船在一起的时间远多过跟家人在一起。”

  甘于清贫,摆渡人生不言悔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