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广东在线 > 佛山 > 时事 > 正文

居委会保洁服务外包 保洁员不干了

2011-10-12 16:33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摘要:为解决保洁员工资低、没社保等难题,祖庙街道尝试采取劳务派遣方式,推进居委会保洁员社会化管理:由居委会分别单独委托劳务派遣公司签订合同,同时居委会承担直接领导管理责任。

  环卫工人不想要这份工,市民却十分需要环卫工人。

  为解决保洁员工资低、没社保等难题,祖庙街道尝试采取劳务派遣方式,推进居委会保洁员社会化管理:由居委会分别单独委托劳务派遣公司签订合同,同时居委会承担直接领导管理责任。

  这一尝试却忽然遇阻。

  按计划,3月12日,保洁员应开始与派遣公司签订合同,并预计10天内完成。昨天是签合同的第十天,记者了解到,签合同的保洁员并不多。祖庙街道铁军、垂虹、花园等多个社区,也少了往日保洁员的身影,很多市民反映,社区垃圾成堆无人清扫。

  一周了垃圾无人清扫发臭

  近一周了,佛科院同济西路小区教工宿舍区,堆成小山的生活垃圾一直没人清扫。宿舍楼下,六七堆垃圾堆放在楼梯口旁,经过雨水发酵,散发出阵阵恶臭,行人无不掩鼻。

  “一个星期了,都没人来清扫。”市民陈先生诉苦,原本宿舍区的垃圾由业主自己花钱请人来清理,但一年前,改由祖庙街道花园社区居委会统一管理,每年每户缴纳96元的垃圾清理费,“钱交了,居委会却没人来管,大家只好自己动手清理垃圾。”不远处,一位老师提着垃圾走下楼,“听说保洁员都停工了,好像是抱怨工资太低。”

  佛科院教工宿舍的垃圾问题,还在祖庙街道多个社区居委会管辖的小区上演。

  昨日凌晨5点,铁军社区某小区里也少了往日保洁员扫街的“沙沙”声。保洁员陈琼(化名),21年前和同乡从梅州老家,来到铁军社区做保洁员,一直干到现在,“工作辛苦,工资也不高,现在让我们和劳务公司签合同,但之前的社保怎么办,大家都想解决问题。”

  “保洁员的工作很辛苦,每天起早摸黑的。”说起自己的工作,48岁的陈琼颇有感触,2009年7月,因年岁渐长,她由扫10栋楼减少为9栋,负责260户人家的清洁。“除完成居委会要求的每周扫楼两次、倒垃圾、清广告小纸片,扫地面、花基,每个月还要向住户收取15元管理费。”陈琼介绍,其中8元是治安费,需上缴;7元是卫生费,为保洁员自己的收入,“如住户拒不缴费,保洁员便少了这部分收入。”

  没社保?以前觉得钱拿在手里踏实

  在祖庙街道很多垃圾没人清扫的小区,社保问题是很多保洁员提到的重要症结。

  3月中旬,垂虹居委会很多小区的居民发现,楼道里的垃圾没人管,而居民楼的门口都贴着一纸抗议书。抗议书称,移交前,保洁员为居委会、街道工作十数年,却没有社保;移交后,工作量和工作时间增加了,待遇却降低了。

  劳务派遣公司与保洁员签订的合同显示,每天工作时间,不超过6小时40分;每周日休息,如上班要补加班费;法定假日上班补加班费,底薪为1100元。争议的焦点是社保问题,劳务派遣公司“金起点”总经理助理梁瑞燕介绍,由于部分保洁员年龄已超过50岁,无法在退休前缴满15年社保,公司对于这部分人给予每月50元补偿;对于年龄低于50岁的员工,公司仍将为其购买社保。

  部分保洁员疑惑,那签合同之前的日子,有关部门没有给交过社保,又该怎么办?铁军社区居委会有关负责人也很郁闷,最初招保洁工,曾讨论过是否买社保,可他们没答应。“我们觉得,钱捏在手里才是最踏实的。”陈琼和很多老乡,都这么认为,“后来,签合同、买社保,就没人再提及。”

  工友去年重病,很多保洁员意识到社保的重要性。去年四月,铁军社区朱云(化名)同为保洁员的老公发烧被送往医院,经查为脑膜炎。辗转南海、广州两地就医,至去年7月,家里欠债4万多元。“以后,自己遇到这种情况,怎么办?”类似的诉求,在祖庙街道多个社区保洁员中传开。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