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广东在线 > 深圳 > 时事 > 正文

另类六人行:打“飞的”送尿样

2011-09-29 16:32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摘要:对于协助大运兴奋剂检测的6名深职院志愿者来说,大运期间他们乘坐飞机的频率,无疑将是有生以来的“高峰”———据悉,大运期间采集的运动员尿样,将每天由专人乘坐飞机护送到北京进行检测。

  

  

  ●他们每天早上7时要从机场出发,当晚就返回深圳。

  ●本届大运会反兴奋剂中心将派遣100余名检查官员,执行检查规模将超过600例,为历届之最。

  对于协助大运兴奋剂检测的6名深职院志愿者来说,大运期间他们乘坐飞机的频率,无疑将是有生以来的“高峰”———据悉,大运期间采集的运动员尿样,将每天由专人乘坐飞机护送到北京进行检测。此前中国反兴奋剂中心主任杜利军表示,该中心将派遣100余名检查官员,协助大运会组委会进行反兴奋剂检查,执行的检查规模将超过600例,为历届之最。

  检查规模为历届之最

  6月26日,中国反兴奋剂中心主任杜利军在北京表示,本次深圳大运会反兴奋剂检查规模将创历届之最。杜利军说,根据最新的报名情况,本届大赛的规模将超过往届,成为历史上参赛人数最多的大运会,这将直接导致兴奋剂检查的规模增大,反兴奋剂中心将派遣100余名检查官员,协助组委会进行反兴奋剂检查,执行的检查规模将超过600例,为历届之最。

  由于参加大运会的运动员多为在校读书的业余选手,赛会还设有两个非奥运会项目,这些参赛运动员日常接受的兴奋剂检查较少,导致对反兴奋剂不甚了解,由此也给检查实施带来较高的难度。此外,参赛代表团来自超过118个国家和地区,开展反兴奋剂工作的状况参差不齐,因此语言和运动员对检查程序比较陌生也有可能成为障碍。

  杜利军对此表示,大组委反兴奋剂工作团队进行了非常专业的筹备,反兴奋剂中心也要求工作人员精益求精,对于检查中的“每个阿拉伯数字”都要做到准确仔细。杜利军还介绍说,此次既要帮助大组委完成反兴奋剂的各项工作,同时要完成针对参加大运会中国代表团运动员的赛前检查任务,确保中国代表团不出兴奋剂问题。

  “空中飞人”每天往返京深

  对于具体的运动员兴奋剂检测流程,一般民众了解不多,但从即将协助该项工作的志愿者准备情况,还是可以“管中窥豹”,足见其工作的严谨和重要性。来自深职院大运会志愿者官方酒店团队的老师孙世鑫告诉南都记者,该校的官方酒店团队6月19日正式成立,由362名志愿者组成。其中12名志愿者担负着一个重大的任务:在赛时协助有关方面进行兴奋剂的检测。

  据介绍,在大运会赛事期间,相关人员将适时奔赴各场馆,对参赛运动员进行尿样等的采集,将及时对样品进行汇总、信息录入,每天早上由专人乘机送到北京检测。“我们学校有12名志愿者参与协助这个工作,他们分成两组,一组6人,”孙世鑫介绍,其中一组协助样本的采集和信息录入,另一组分成三个小组,每天有两名同学协助护送将样品送到北京,“他们每天早上7点钟就要从机场出发,当晚就返回深圳。”

  孙世鑫说,考虑到护送者一天内要往返北京、深圳,在选拔这些“空中飞人”的时候,也考虑到志愿者的身体素质,“有一名同学就因为身体不是特别好,而从护送组调到了记录组。”也有师生很羡慕他们的工作,“有师生们开玩笑说,这几位同学很快就能升为航空公司的V IP乘客了。”

  ■名词解释

  兴奋剂检测

  兴奋剂检测是指赛前、赛后甚至平时,各级体育组织派专门的检测人员对运动员进行检测,以确定其是否使用了违禁物质或违禁方法。有尿样检查和血液检查两种取样方式。自国际奥委会在1964年奥运会上首次试行兴奋剂检查以来,国际上一直采用的是尿检。直到1989年,国际滑雪联合会才在世界滑雪锦标赛上首次进行血检。迄今为止,尿检仍是主要方式,而血检只是作为一种辅助手段,用来对付那些在尿样中难于检测的违禁物质和违禁方法。例如1994年利勒哈默尔冬奥会实施的血检,主要是针对异体输血。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